第七章非洲土著(9/105)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06-04 06:29

   已经走了一天一夜了,四周除了树还是树。白天的森林偶尔还可以看见些草食性动物,入了夜后就只能听见森冷的狼嚎了。不过说真的,他倒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够走在非洲丛林里的。“我们还要走多久才能到?”放弃了在密林中用飞剑飞行的愚蠢想法,易天阔认命的靠两条腿开辟着丛林之路。第一天走还蛮新奇的,第二天自然就不会再有什么感觉了。“本来我们用瞬移就可以到的,可是你现在还用不了,我又没能力带上你,所以只能走了。不过也快到了,差不多还有半天的路程吧。”它也很无奈啊,带着个只到元婴期的菜鸟实在是没有更快的方法了。在密林里御剑飞行你就等着和大树做亲密接触吧。晕!还有半天啊?以他们的脚程森林都快走完一半了,还看不到那座部落,福花到底是在哪发现的那群土著啊。“对了小花,你是怎么会说我们这里话的?”照理说它刚从炼妖水晶里出来是不可能会地球上的普通话的。“我也不知道,一听见你说话就会了啊,很简单的。”倒是那些土著话它听了好几遍才学会。不会吧,整个一语言天才嘛!是不是成仙后都会象它这么神啊?看来以后身边就多了个免费的翻译了。(倒!把仙人当翻译用的也就只有他了!)他笑嘻嘻地说道:“这么厉害啊!那以后的翻译活就交给你了啊,我的语言水平是最差的了。”既然要入世修真,四处跑是免不了的。有了个翻译在一切就都好办了。“没问题!都交给我好了。”福花乐意地接下工作,就象个被夸奖了的小孩子般满足。一路走一路瞎扯些有的没的,很快就看到了福花所说的那个土著人的村庄。远远望去倒是不错,走近一瞧才发现实在是简陋的可以。用几片木板搭成的房屋看起来摇摇欲坠,风一刮恐怕就会倒的一个不剩。不过四周高高的树木倒是他们天然的护屏,想要刮起大风也不件容易的事。部落周围有几个手持木矛的黑人壮汉正不停的走来走去走势图分析,看样子是在巡逻。一见他们走近便全部围了上来走势图分析,其中一个哇啦哇啦的叫了半天走势图分析,易天阔愣是一句没听懂。“他问你是什么人,来这里做什么啦。”从他身后冒了出来,福花尽职的替他翻译到。然后跳到那几个黑人面前跟着哇啦哇啦起来。(当然跳的动作是由唧唧完成的)看着土著们惊喜的表情,敢情小花刚刚躲在自己身后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啊。其中一个壮汉见到福花便立即转身向村落跑去,大概是去通知其他人了吧。呆呆地站在原地看小花和那些黑人哇啦来乌拉去的,易天阔实在是有种想笑的冲动。快两米高的大汉为了和福花说话,蹲下身子不够还要把头压到和小鸡同等高度,也真是为难他们了,这种高难度动作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。不过想归想,如果被这些人看到自己在嘲笑他们心目中的神,那还不要用木矛把自己刺穿了。站在一边没事干,易天阔仔仔细细的把这些黑人土著观察了一遍。上半身自然是不用多看了,因为什么都没有穿嘛!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戴着一条用某种动物的牙做成的项链,看形状象是狼牙,说明这个部落的人是非常骁勇善战的。他们的下身也只是挂了一块不知用什么做的布,颜色颇鲜艳,可能是用特殊花草染成的,和外面世界的颜色不大相同。还有那只木制的长矛,矛身也不知道是用何种木材做的,至少他就没有看过有木头上长着一点一点象是斑点狗似的花纹的。呵呵……看起来这个部落稀奇古怪的东西还不少嘛。不出五分钟的时间,原先跑走大汉带着一群人回来了。接着全部人‘哗’的一声五体投地跪趴在了地上, 山西11口中还哇啦哇啦的呼喊着什么。这场面足实吓了易天阔一跳, 吉林快3福花和唧唧反倒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摸样, 吉林快3走势图欣然接受着众人的跪拜。小花哇啦哇啦几声, 吉林快3开奖网大概是叫他们起身吧。众人站了起来,然后自觉的开出一条路来让我们通过。“我们进村去吧。”小鸡衔着福花走在了前头,易天阔跟在它们身后,毕竟在人家的地盘,他可不敢抢在福花的前面,在这些土人的眼中小花可是他们的神呢。“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呢?我可是一句都听不懂啊。”小声地问着它,易天阔对这些土人实在好奇的很。“他们问我去哪里了,怎么这么久不回来看他们。”福花答道,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大群的村民,数数约有五十多人。进了村落,一个大概是族长的老者安排他们坐在村中的中央大屋里的高位上。说是屋子还不如说是一个大一些的棚子,四面空空的连个墙都没有,怎么也和屋子扯不上关系。易天阔被当作是丛林之神的朋友坐在了福花和唧唧的左下方,族长则坐在右下方。其他人都就地坐在了棚外的空地上。齐眼望去黑压压一片,原来刚刚看见的只不过是部落里的一小半人,现在连老人小孩都出来了,足足有一百多号人。一个女人端上了新鲜的水果和烤好的肉类食物。易天阔现在已经不需要吃东西来补充体内能量了,但看那些果子青翠欲滴的摸样还是忍不住拿起一个尝了尝。恩……甜甜脆脆的果然好味道,就是不知道这果子叫什么名字。吃上了瘾,走势图分析不一会儿易天阔面前的水果已经他被一扫而空。满足的叹口气,抬起头这才发现所有人都盯着自己。好……好丢脸!血液刹时冲上脑门,他的脸上已是红成了一片。“嘿嘿……这个……太好吃了……忍不住……嘿嘿……”尴尬地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,易天阔现在只求他们的眼睛别再盯着自己了,被一百多号人同时盯着看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舒服。幸好这时小花乌拉几句把大家的注意力拉了过去,偷偷地向福花抛了个感谢的眼神,抹了一把冷汗。就算是土人大概也没有见过这么贪吃的人吧,这下真是丢人丢到土著族里了。下面的时间就是看小花和那些黑人土著们呜来哇去了,气氛还挺热闹的。真是搞不懂这些人怎么会把福花当做神来拜,就因为它会说话?难道他们的观念里没有妖怪的存在吗?象他第一眼看到福花就以为是花妖跑出来了。在他看来福花一点都没有仙人的仙风道骨,反倒是象个顽皮的小孩多些,难怪它自称仙童了。无聊的左看看右瞧瞧,只差没打瞌睡了。好不容易等到他们说完话已经是四个小时后了,易天阔也足足发了四个小时的呆。看土人们渐渐散去,等连族长都走了后,他一个跨步移到福花身边,“你们怎么说那么久啊?我都快睡着了。”抱怨似的说着,一边大方地拿起福花和唧唧面前的水果啃起来。这种青色果子的味道实在是不错,吃完后还口齿留香,怎么他以前都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有卖的。“这果子好吃吧?”小花的语气中夹着一丝恶作剧的味道,可惜易天阔只顾着吃东西了没感觉到,只是呜呜点点头。“那你要不要知道它的名字啊?”名字?当然要知道啦!他还想在走的时候多带一些呢!再点点头。“嘿嘿……”贼笑两声,“它的名字按你们的说法叫蛇液果,是靠毒蛇的唾液生长的一种特殊水果哦,不过它是没有的毒的啦。”乐呵呵地道出答案,福花不意外的看见易天阔石化了。呕……下一秒……手中吃了一半的蛇液果掉在了地上,易天阔趴在地上大吐特吐起来。他……他居然吃了蛇的口水,还是有毒的那种!“哎呀……别浪费啊,那可是很珍贵的水果呢,全部落就一株啊。”别人想吃还吃不到呢,今天全进易天阔的肚子了。哈哈大笑着看着他的狼狈样,小花可开心了。“野花你故意的是吧?”半晌后,他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这朵可恶的小野花,拳头也慢慢伸到它面前晃了晃。“是不是嫌身上的颜色太淡了想要我帮你染染色啊?金色的花瓣配上黑色的泥巴应该会蛮不错的!”“嘿……嘿嘿……那就不用麻烦你了啦……”边说边躲着向后退,福花这时已经笑不出来了,它可不想变成那样啊!看着易天阔渐渐接近的拳头,它突然大叫一声:“慢!我有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跟你说!”停了下来,微眯起眼,易天阔看着它道:“什么事?你可别想骗我啊!”看它的语气好象真的有什么事要说,就暂且先放它一马好了。看他放下了握紧的拳头,福花这才放下心来说道:“方才阿布拉杜跟我说前不久他们这里新迁来了一个部落,本来他们和我们的部落没什么矛盾的,但后来他们的族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们这里有蛇液果树,就不时的想打树的主意。阿布拉杜便请求我帮他们赶走这群人保住蛇液树。”它说的阿布拉杜就是这个部落的族长,真是有够怪的名字。蛇液树!?他又想吐了!“这种东西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好了,难不成它还是宝贝啊?”想想一条蛇盘在树上流口水的摸样他就忍不住犯恶心!没办法,自小他就讨厌爬虫类,特别是滑溜溜的蛇!即使他现在成了修真者,一时半会儿恐怕也是改变不了这种想法的。“是宝贝啊!这个部落的男子之所以这么强壮都是靠吃了这蛇液果呢。它可是强身健体的好东西啊,只是现在的部落里年轻男子不多,又要照顾老人小孩又要出去张罗食物,所以才没办法赶走那群人。据说他们的部落里有二三百人的样子,光论人数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。”福花有些生气的说着,看别人的东西好就想抢,这不是强盗是什么?!“这么神奇?那我刚刚吃了那么多会不会变高变壮啊?”好玩地掐掐自己的肌肉,好象没什么变化啊!“白痴!你是修真者也!俗世里的东西又怎么会对你有用?”受不了他的蠢样,福花不客气的说道:“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啊,我现在可是没有能力帮他们的。”不负责任的把一切都丢给易天阔,也不想想到底是谁答应别人要帮忙的。那些土著人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崇敬的‘神’会这么无赖吧。“帮忙?我不会啊!”茫然地愣了一下,这种忙要怎么帮啊?把那些人都打跑吗?他怕一个控制不好那些人就都没命了。逍遥老哥传给他的修真法则有多厉害只有他自己知道。“笨!尽量想法子把他们合并到一块儿不就行了,如果不行那就只好赶走他们了。打架你总会吧?”象个老前辈似的摇头晃脑的说道,不对……是摇花瓣晃叶子才对。“我尽力吧。”稍微沉思了片刻后他说,“不过在那之前……”易天阔微笑着靠近它,笑容里怎么看都有种不怀好意的味道。敢骂他白痴?笨?哼哼!果然!在‘啪’的一声响过后,村里的泥潭里多了一只鸡和一朵金色的花。“易天阔你不守信用!”悲惨的哀叫声响起。“唧唧!”

  几年来,笔者和几位钓友多次在初春季节来到附近的水库垂钓,感触颇深。仔细分析和总结一下,主要有以下几点心得和体会。

,,山东11选5


Powered by 吉林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